2026年世界杯将“扩军” 为48队

中国足球改革推进两年来,足改方案中的“五十条”得到全面贯彻落实,94%的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,稳步迈出“三步走”战略的第一步;与此同时,世界足坛外部环境正发生变化,2026年世界杯将“扩军”为48队,亚洲参赛名额几乎翻番,这对于将在2021—2030年里“奋力实现跻身世界强队”中期目标的中国足球而言,既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

为此,万达集团、阿里巴巴等国际足联合作伙伴与赞助商,以及中国足协、地方足协、俱乐部和知名学者等业内人士,一起出谋划策,对推进中国足球的改革发展,提出了意见。

根据国际足联在30日公布的“扩军”名额分配的建议方案,亚洲的参赛席位由4.5个增加为8个,接近翻一倍。

作为“中国最老的足球人之一”,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认为,“扩军”对亚洲是好事,而中国队参加世界杯的机会应该大增。

江苏省体育局副局长、中国足协执委刘彤认为,从中国足球发展时机而言,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。他表示,世界杯“扩军”的最大意义是能够让中国足球更容易地去接触、学习世界先进水平。“ 扩军 就是缩短进程,这是最大的价值。至于后期带来的机遇、培养,这都是本身要做的,都是要踏踏实实去一步步推进的。”

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曾表示,在足改两年稳步迈出了“三步走”战略的第一步后,下一步将为把工作重心从第一阶段转向第二阶段做好充足准备。

而第二阶段的任务也将是要求取得成绩的四大硬指标——“青少年足球人口大幅增加,职业联赛组织和竞赛水平达到亚洲一流,国家男足跻身亚洲前列,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”。这个阶段在《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(2016-2050年)》中设定的时间段为2021-2030年,正是涵盖2026世界杯的“扩军年”。

一是,用三大“硬杠杆”去考核落实。王健林认为,足改两年来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,但青训工作依然任重道远。他建议,用三个“硬杠杆”来考核约束——体育设施、足球人口、青少年赛事的体系和举办。

二是,青训体系要统一理念,最根本还要靠自己。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说:“荷兰的、德国的,每个国家的青训体系是根据自身的特点构造起来的,引进中国后,谁来做中国化,有没有统一的中国化布局?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青年队出国训练,回来后没有建立中国足球自己的体系的原因。”

三是,足球外交或可利用企业资源。对于如何让“企业+足协”强强联合、扩大话语权,钟秉枢提出两点建议——输送打破界限的人才进入足联、拉近与有投票权协会的关系。据新华社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